冀風平安

崇尚科學、關愛家庭、珍惜生命、反對邪教
專題摘要:一天一個愿望,樹立科學新風尚;一天一個夢想,拒絕邪教防侵害;一天一個景象,和諧世界齊分享。
評論

性淫亂邪教“奧修”體驗背后的邪教營銷

來源: 凱風網 作者: 2018-10-19 09:26:34
【字號: | | 【背景色 杏仁黃 秋葉褐 胭脂紅 芥末綠 天藍 雪青 灰 銀河白(默認色)

  核心提示:印度奧修教以鼓吹淫亂而臭名昭著,它幾乎淪為了一個極端的色情團體。奧修教由印度人拉杰尼希創立于1966年,其自稱得到了神靈的啟示,致力于人類的“靈性復興”事業,一時間信徒云集,在80年代末據稱達到了30余萬。奧修教的鼓吹所謂靈性自覺,其組織方式是建立靜修中心。美國著名的《好男人計劃》雜志4月14日刊登了專欄作家卡特李斯特的文章,李斯特以自己的親身體驗,為公眾揭示了“奧修”背后的邪教營銷策略手段。

  車輪是人類歷史進程中最先進的發明之一。但宗教確是在大退步! ————卡特李斯特

  上個月,我確定將印度浦那市的奧修國際靜心村作為我冒險計劃的下一站。

  出發之前我對于奧修的了解僅局限于下面一些情況:

  印度“奧修國際靜心村”既是一個度假勝地,也是一個倡導自由信仰和自由意志的宗教場所。然而為什么印度人通常對它保持著敬而又遠之的態度呢?我收集了所有相關奧修的評論,就像人們對于UFO不明飛行物的定義,絕大多數的觀點是:

   “奧修靜心村”是一個人們可以自由放縱,隨心所欲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只要讓你覺得快樂的地方。其中竟然包括可以與任何人、在任何時間、任何地方發生性行為!

  出于對“奧修”的好奇,我閱讀了許多關于奧修信仰、活動以及這么多年來它的曲折發展史(這也是其他邪教團體對外欺騙手段的一部分)。奧修曾在美國被捕。他的秘書也因犯罪在德國被捕。通常情況下你也不會與這些冥想團體的信徒發生關系。

  一想到,這趟冒險旅行可能讓我追求到精神上的“好運”,我整個人都興奮起來了。由于目的地是在印度,于是我花了數周時間來提前制定計劃,我打電話給靜心村的前臺接待,接待人員問我的第一個問題就是:“你持有的是什么護照?”。

  那一刻對方的聲音是多么響亮而清晰。而我也很興奮沒有持印度護照,而我從對方喜悅的聲音中可以看出他們也很高興。接著接待小姐就跟我講解如何辦理靜心村“一日游”所需要的登記手續,不過我什么都沒聽進去,因為我已經為這一刻精心準備了很長時間,甚至為了這趟印度之行將要不得不證明我不是一個印度人!

  這一天終于來到了,考慮到某種原因我穿了一身白色的服飾,白色代表著宗教的神圣以及純潔。上午8時45分的時候我到達了奧修靜心村,我直奔前臺接待處,一位漂亮的白人女性幫我辦理完成了一系列入村手續:

  支付一日游門票及艾滋病毒檢測費(他們真是白癡!我只是來冥想度假)

  如果艾滋病檢測為陰性正常,就可以繼續進行下一步的注冊手續。

  接著購買栗色長袍和白色長袍的優惠券,否則你將沒法進入靜心度假村。

  接著購買食物和飲料的優惠券,不管你多么尊貴,沒有這些券你將無法在靜心度假村生活。

  租用儲物柜存放個人物品(我不敢相信我的白色衣服就在里面)。等等,你還要購買柜子鎖具!(我告訴他們,我不需要)

  大概花了115美金后,我終于進入了這個令人驚異、風景如畫、寧靜、郁郁蔥蔥的度假勝地。一群和我一樣“一日游”的游客首先被送到了一間冥想室,冥想實際上就是對我們進行洗腦練習,我被要求進行積極(主動)的冥想。可我做完這些瘋狂的事,感覺沒有任何效果,我似乎全身也沒有任何的變化。不過我還是認真地按照要求做動作,因為我不想讓自己在其他享受這所謂冥想練習的游客面前,顯得好像很愚蠢的樣子。

  喝完茶稍稍休息一會兒后,第二個項目就是一個名叫“亢達里尼靜心”( kundalini meditation)的課程。這顯然就是我剛剛經歷過的瘋狂舉動的女性版。結果我只能繼續再一次跟著傻。然后播放的一個視頻教學內容具有強烈的種族歧視傾向——白種人可以全部跟著做,但印度人幾乎什么都不可以做。度假村的工作人員有一個自己的私密小屋,而游客居住在一家酒店(是的,我的意思是一家酒店,你們能不能不要再用那古怪的眼神一而再地看著我?)。賓館房間里還有頂級的極可意按摩浴缸,度假村內還有一個奧運標準游泳池。一頓豐盛的午餐后,游客們迅速消失在這些“設施”中,去尋找他們所渴望的(希望的精神的探索)和“自由意志”的活動。

  當晚在大禮堂舉行的聚會靜心是一天活動的壓軸高潮節目。我生平中購買的最貴的白袍是先決條件。聚會靜心中的冥想安靜時刻,我沒法打噴嚏、打鼾、咳嗽或發出其他任何聲音。很顯然,這種冥想方式最初對外宣傳聲稱就是奧修大師為了預防病毒侵害而采取的習練方式。不過自從奧修死后,又出現了其他各式各樣習練奧修的理由。

  整個聚會靜心活動持續了大概1個小20分鐘左右,參加活動的人情緒被調動地似乎個個都顯得很癡迷其中。雖然奧修大師口口聲稱金錢不重要,不過如今他的修行處卻被勞斯萊斯的古董車包圍著。而我也花了115美金只是收看了他的演講錄像。

  一晚看著同行們癡狂的舉動,我終于明白在我一生中,我已經成為一個完全不同形式的邪教團體的受害者。很顯然,邪教團體正在利用以下方法來發展、壯大和引誘信眾:

  恐懼(壟斷市場)

  恐懼是任何洗腦邪教團體首先要必須做的一件事。如果你本身是一個膽怯,懦弱、缺乏安全感的人,那么你就是邪教團體的一個現成的客戶對象。如果你沒有上述特征,那些有恐懼感的親人朋友會叮囑你,如果你不加入教會或祈禱某個上帝保佑你,你可能會遭遇不測。

  信仰(品牌)

  當有了一個很容易被俘虜的忠實信徒后,下一步就需要制定更進一步的策略來吸引那些不感到害怕或自認為很安全的人的加入。當某種意識形態或者講道說教內容對于那些已經加入的信徒很具有吸引力的時候,這時候就需要一個潛在的支持這種信仰的基礎機構的補充。于是,圣書典籍、宗教教義和崇拜儀式都會紛紛出現來俘虜信眾。最后,任何一個宗教團體都會采用一個多管齊下的營銷手段來吸引新的信徒。除此之外,又有多少人能夠抵御類似“自由意志”或者“自由性愛”的教義誘惑呢?

  希望(產品)

  當你感到害怕時,你唯一想得到的就是希望了,它是任何宗教和邪教團體可以銷售的唯一產品。希望你一生好運、希望得到庇護、希望你是正確的,因為有如此多的人與你一樣信仰它。持續不斷的洗腦灌輸,你要被教會中某些人不斷的考驗和認可,直到最后可以仰望某位上帝或某位上師。

  幸福感(營銷)

  我在奧修靜心村一天的大部分時間里,伴隨著我的都是迷人的音樂、癲狂的舞蹈中豐盛的美食,又或者是其他高能活動。當人們陶醉其中,做著他們喜歡的事情,就絲毫不會去懷疑其中內在的邏輯。

  我也從來不會質疑我成長過程中所經歷的宗教儀式,這些活動是如此令人開心,誦經、唱歌、跳舞、與親人朋友聊天,享受美食。當這些宗教活動能給我們帶來快樂,我又怎么會去質疑它呢?甚至如果我能在奧修靜心村內有了艷遇,我甚至都不會寫下這篇文章!

  恢復(擴張)

  最后,當邪教團體不斷對信徒售賣希望,這些信徒會越發依賴而癡迷。就我自己而言,我也不太記得這一生最后一次因為某些糟糕的事情而埋怨我的上帝或我信仰的宗教。事實上,碰到煩心事我就會去找它,而當麻煩解決了,我又會回去感激它。偉大的恢復策略就是讓越來越多的人相信這種以“商業模式”的邪教運作模式是在為我們服務。而邪教團體就是抓住這一點,通過對信徒不斷的考驗和許可,最后都可以仰望上帝或上師,而牢牢地抓住他們。

  當然我也不會去責備宗教或邪教團體,事實上,我認為這種杰出的商業模式是為了迎合弱勢群體而被創造出來的,或者說是針對那些被洗腦而毫不知覺的人的,就就像我一樣!

關鍵詞:河北反邪教,對邪教說不

責任編輯:趙文強
辽宁十一选五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