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風平安

崇尚科學、關愛家庭、珍惜生命、反對邪教
專題摘要:一天一個愿望,樹立科學新風尚;一天一個夢想,拒絕邪教防侵害;一天一個景象,和諧世界齊分享。
評論

全能神的“盡本分”讓多少家庭分崩離析

來源: 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 2018-10-19 09:26:53
【字號: | | 【背景色 杏仁黃 秋葉褐 胭脂紅 芥末綠 天藍 雪青 灰 銀河白(默認色)

  近日,各大媒體紛紛揭露“全能神”的邪惡行徑,其危害之大、影響之惡劣,讓人觸目驚心!筆者作為社會反邪教志愿者,曾經接觸不少“全能神”邪教信徒,其中大部分信徒都有過離家“盡本分”的經歷(注:“盡本分”指“全能神”信徒為表示對“神”的忠心出錢出力為“神”義務工作,甚至要舍棄家庭去異地任職),對于是否離家的抉擇,他們內心也曾有過掙扎,但是由于“全能神”的恐嚇與控制,讓他們最終選擇了拋家舍業去滿足“神”的心意!

   為全能神“盡本分”,丈夫已人間蒸發失聯多年

  “你是誰,你為什么來我家?”面對兒子的質問,黃純娟百感交集,羞愧不已!曾經癡迷“全能神”的她與丈夫為了對“神”“盡本分”,已經離家多年沒有回來過,以至于兒子已經不認識她這位母親了!

  黃純娟是廣西蒼梧縣人,2007年與丈夫在廣東打工時加入了“全能神”。他們原本有一個平淡而幸福的家,兩個兒子在家中由父母撫養,他們每年都會回去幾趟看望老人孩子,并且每個月都會給家里寄生活費,可是自從加入了“全能神”以后,他們再也沒有給家里寄過錢!

  這是源于“全能神”對信徒的精神控制。“全能神”《教會工作原則手冊》中要求信徒:“將自己的所有奉獻給神,這是善行;有的人臨終時也沒有將自己的所有完全奉獻給神,這是信神的最大失敗。”為表忠心,黃純娟夫妻倆省吃儉用,把辛辛苦苦積攢下來的3萬多元,全部奉獻給了“全能神”組織!而父母孩子在老家居住的房子卻是家徒四壁,連一樣的像樣的家具都沒有!

  2013年10月,黃純娟在反邪教志愿者的幫助下,走出了“全能神”的泥潭,可是她的丈夫卻在“全能神”里越陷越深。

  “全能神”組織非常嚴密,活動方式詭秘。它要求信徒統一使用靈名,相互之間不得打聽真實身份,對于“盡本分”的信徒,達到一定級別的都要求異地任職,避免家庭的牽絆和秘密泄露。為了牢牢控制信徒,“全能神”的“女基督”還宣揚要“為我舍棄你的所有,舍棄你的家庭”,教唆信徒脫離家庭和親人,全身心地投入到為神“作工”中去。

  黃純娟的丈夫因為表現積極,已被“全能神”組織委以重任安排到異地就職了。為了徹底放下親情,他甚至更改了電話號碼,讓家人無從聯絡。八年來,渺無音訊,仿佛人間蒸發。直到老父親病重去世,他都沒有出現過!

  原本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因為“全能神”的蠱惑,變得支離破碎。如今,年邁的家婆和兩個年幼兒子都依靠黃純娟一人打工來維持生計!為找回失聯多年的丈夫,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黃純娟在朋友圈上發布《尋人啟事》,她希望能借助萬能的朋友圈,幫她找回失聯的丈夫。

   離家虔誠“盡本分” 病重異鄉被拋棄

  “離家的那段日子,我無時無刻不想念親人,想到我病重在床的丈夫和年幼可愛的一雙女兒無人照顧,我心如刀割,這種痛比手術還痛……”這位哭訴的女子名叫劉小英(化名),回想當初因為信奉“全能神”而離家“盡本分”的經歷,她至今難以抑制內心的愧疚與悲痛。

  劉小英原本有個幸福的家,夫妻恩愛,女兒成雙,家庭經濟雖不富裕,但也知足常樂!可是2013年后丈夫因患病幾乎失去勞動能力,生活的重擔落到了她的柔弱的肩上,為了給丈夫治病,讓孩子能堅持學業,她苦苦支撐著這個家,身心俱憊。2012年12月,一位工友跟她宣傳“全能神”,說信教能夠讓全家保平安,還能得福報。抱著半信半疑的心態,她走進了“全能神”。

  由此她踏上了讓自己后悔終身的歧途!

  隨著聚會和“吃喝神話”(“全能神”術語,指信徒聚會時一起學習交流“全能神”的教義)的增多,劉小英漸漸愛上了這種以兄弟姊妹相稱、有人關心陪伴的生活,思想也慢慢發生了變化,對于工作家庭開始逐漸看淡。2015年5月,她被提拔為教會帶領,對于工作家庭更是無暇顧及,不僅經濟收入銳減,對孩子的學業也不再關注,丈夫極力反對,家庭硝煙四起。來自家庭的壓力讓劉小英十分煩惱,這時“全能神”組織她要放棄對家庭的執著,只有離開家庭去“盡本分”,才能接近“神”和真理。想到臥病在床無法自理的丈夫和年幼的孩子,劉小英內心十分矛盾掙扎,但是“全能神”的話語反復在她腦中回響:“那些不愿撇棄世界,舍不得父母,舍不掉自己肉體享受的人都是悖逆神的人,都是被毀滅的對象”,教會里的“姊妹”也反復告誡:“必須放棄親情,才能得到‘神’的照顧。”于是,為了符合“神”的心意,她義無反顧的選擇了離家“盡本分”。

  2016年4月21日清晨,她告別仍在睡夢中的一雙女兒,含淚離開了家庭,這一走就是一年。

  這一年里,女兒見不到母親,日思夜想,面對鄰居的指指點點,內心無比痛苦,成績一落千丈;臥病不起的丈夫不得不拖著病體,拿著妻子的照片找遍了城市的每個角落,心力交瘁!

  離家盡本分的劉小英,帶走了家里的大部分積蓄,平常住在“接待家”的家里,晚上才出來組織活動。(注:“全能神”骨干成員外出活動,一般不允許入住賓館酒店,而須入住“接待家庭”。“接待家庭”一般是全家信教的家庭,還要接受該邪教的考察并獲得認可。“全能神”組織在各地設立“接待家庭”,使上層骨干吃住與安全均有保障。)在“全能神”組織里,異地任職的骨干除了由“接待家”管吃管住外,其他費用都是由“盡本分”的信徒自己承擔,只有在花光了自己的積蓄以后,教會才會給他們補貼少量的經費(每月的標準一般不超過一百元)。

  2017年初,咳嗽不止的劉小英由于經濟拮據,沒有選擇去醫院看病,只是用中草藥來調理,一個多月后,咳血的她被查出嚴重肺結核需緊急住院治療,此時的劉小英已身無分文,不得不向“上級”報告,結果得到的回復是“神家的錢不是拿來養病的,是給神家享用的”,就這樣病重異鄉的劉小英,因為沒有了利用價值,竟被“全能神”組織棄之如蔽履!

   為“盡本分”,她拋夫棄子離家三年

  “謝謝你們給我孩子找回了媽!”原“全能神”信徒鄭梅(化名)的丈夫握著反邪教志愿者的手,激動的說出了這番話!

  八年前,他的妻子鄭梅開始接觸“全能神”,在“全能神”歪理邪說的毒害下,鄭梅逐漸癡迷,她聽信“全能神”“放下家庭情感,愛神所愛,恨神所恨”的蠱惑,整天沉迷于各種神秘的聚會,親情淡漠,讓家庭了無生機!原本幸福和諧的家庭,自從妻子信了“全能神”后,再也沒有歡聲笑語、天倫之樂。曾經賢妻良母的鄭梅,甚至不知道孩子所在的班級······

  為了挽救“病入膏肓”的妻子,他嘗試過各種辦法,希望妻子回頭是岸!結果妻子不但沒有絲毫悔改,反而變本加厲,甚至離家出走去“盡本分”近三年,搞得家不成家。每次中秋或春節假期萬家團圓的時候,就是他們家最悲涼的時候!看著原本活潑可愛的孩子,因為過早地承受了家庭的變故,面對母親無情的離去,開始變得沉默寡言和異常的懂事,作為父親,他十分的心酸,他痛恨“全能神”!是“全能神”擄走了他的妻子,毀了他們幸福的家!

  所幸的是,2017年在反邪教志愿者的幫助下,他的妻子終于擺脫了全能神的精神控制,開始回歸人性,愿意回歸家庭!他們全家在經歷了“全能神”長達數年的精神蹂躪之后,終于迎來了心的重逢,原來溫柔可親的媽媽又回到了孩子的身邊!

  為了控制信徒,“全能神”組織宣揚荒誕的神靈觀和消極的人生觀,對信徒實施“洗腦”和精神控制,使信徒喪失理性思維和人倫道德,“上不敬老,下不養小”。許多信徒整日忙于教會活動、流竄各地“傳福音”,親情冷漠,導致家庭破裂、妻離子散,甚至財盡人亡!

  “全能神”邪教禍害家庭的事例比比皆是,舉不勝數。希望廣大群眾能從中吸取教訓,認清“全能神”邪教反科學、反人類、反社會的邪惡本質,增強防范意識,自覺抵制邪教,守護幸福家園!

關鍵詞:河北反邪教,對邪教說不

責任編輯:趙文強
辽宁十一选五软件